苏青

(第三張) 中華民國三十六年十二月四日 申報 星期四 (九)

自由談

從纏脚談起

馮允莊

  今日婦女之成爲問題,似乎還是男人給想出並提出來的。婦女本身在數千年來已經習慣了「以順爲正」的所謂婦德,因此男人要她們纏足,她們便纏起足來;如今男人又要呌她們動腦筋想起婦女問題來了,她們當然仍舊是「無違夫子」的。
  男人為什麼會想到婦女問題呢?因爲他們先想到了「社會問題」。想到了整個社會需要合理化,整個人類應該是「平等」而且「自由」的,謝謝他們還不曾忘記婦女也是人,所以便主張婦女應該起來爭取自由平等了。換言之,也就是婦女該解放出來。
  假使個個男人都認爲婦女是應該自由平等的,應該解放的,婦女問題也就不成其為問題了。問題在於舊制度,舊觀念,就習慣還不能完全改革或打破,所以有的認爲應該爭取,有的認爲不應該爭取,應該維持。至於婦女自己究竟作何想法呢?我以爲大多數無知識或知識不足的婦女恐怕是祗有一個想法,即如何能嫁到一個丈夫,而且丈夫又是好的,便一切婦女問題都解決了。
  知識婦女也未必不足如此想。但却未必敢說出口來。因爲依賴丈夫的思想是落伍的,而她們希望自己要變成摩登的。于是高等姨太太之流就自以爲幸福了,在她們身上根本發生不出來婦女問題。而且婦女問題解決了于地們倒反而不好,試問誰願意在寒冷的早晨起來,離開席夢思,而去辛辛苦苦地工作求自立乎?
  就是一般其他種類的知識婦女也都比較是幸福的。至少她們已經有了求知識的機會。也就是說她們的父母是比較有錢及思想開通的。她們總不至於受到十分嚴重的壓迫。眞正受壓迫的婦女與眞正受壓迫的窮人一般,她們祗希望能苟延殘喘,那裏還能够想到問題不問題,即什麽呌做自由·平等·獨立·解放之類?
  然則這婦女問題也同其他社會問題一般,是不很需要解決的人,替他們自以為很需要解決的人們所代提出來的。是否被認爲應該需要的婦女眞需要解決這問題呢?至少在目前種種現象看來,婦女自己來談這問題的人祇有這幾類:第一是盲從男人主張的摩登婦女;第二是受到婚姻痛苦,或已失掉配偶的中年婦女;第三是什麽人生經騐都沒有,祇愛標新立異的知識婦女;第四是專門研究社會問題之類的女學者;……總之,談婦女問題的婦女祗是部分的而不是全體的,而且在這些人中,其眞正能有自由平等獨立解放的思想及行動的更是百不得一。
  此「婦女問題」之所以仍舊成爲問題也。